amt观点

疫情全球化扩散之后会怎样?

发布时间:2020-03-06

我喜欢推演,也喜欢预测,结果对错是个概率问题,但是在推演的过程中,会有很多收获。


从每天的数据上看,封城后病毒的传播越来越难了,大家都戴上了口罩,小区纷纷封闭式管理,公共场所关闭,导致病毒失去了快速传播的土壤,虽然说拐点还为时过早,但是我们正在走向胜利。


2月23日的数据显示,湖北以外仅仅新增19例。



和“盼望”所谓“二次爆发”的杞人一族所期待的相反,至少22个省市自治区在2月22日进入零新增时期,包括:


北京、浙江、安徽、江西、江苏、四川、辽宁、吉林、山西、福建、广西、陕西、云南、贵州、海南、甘肃、新疆、内蒙古、宁夏、新疆、青海、西藏等。




上海、河南、黑龙江、重庆仅仅增加1例。


到了3月4日,湖北以外仅仅新增9例。



大家之前害怕的二次爆发目前还没有发生。很简单的道理:一个疫情控制的城市 另外一个疫情控制的城市,当然肯定还是等于两个疫情控制的城市,根本不可能变成两个“二次爆发”的城市。它们之间的流动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在人多的地方)戴口罩,勤洗手,不聚会,这“三字经”还是要保持一阵子的。


虽然中国的疫情越来越可控,形势不断向好,但在全球范围内,形势却有走向恶化的迹象。


截止3月5日16时,海外累计确诊15205例。




我比较关注的是日韩、新加坡、印度、伊朗、意大利、美国,因为这些地方代表了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东、欧洲和北美。目前非洲和南美洲的数据还不太明显,不过相信这也只是时间问题。


日本、韩国都是经济非常发达,人口非常密集的国家,特别喜欢群体聚集,一旦出现超级传播者,很容易失控。


韩国的疫情已进入大爆发阶段,2月22日的数据显示,韩国每天增加确诊病例过百,累计确诊已经超过600人。韩国政府的措施是积极的,学校停课、工厂停工,全国强行休假两个星期,首尔市长宣布禁止大规模集会活动,但是人民并不买账。




2月22日,韩国首尔竟然出现大规模的集会。组织者称禁止集会的禁令毫无根据。他们手举韩美两国国旗,高唱韩国国歌,要求文在寅下台。




新天地教会还在推上爆料,要继续潜入普通教会做礼拜,并传播新冠病毒,这样可以让大家认为,病毒蔓延并不是新天地的问题。



韩国的经济支柱三星和sk海力士的工厂纷纷爆出疫情而停产,这应该只是刚刚开始。


3月5日的数据显示,韩国已经确诊6088例,日新增467例。



日本的政府应对更是谜之自信。2 月22日,日本确诊总数是755人,其中钻石公主号确诊634例,全国各地确诊121例,但是日本的大爆发看来已经不可避免,因为政府和国民根本没把疫情当回事,魔鬼邮轮钻石公主号的游客下船后居然就地解散了。




日本此前进行了五十万人的马拉松活动,火炬传递演练、以及万人裸祭,本月2月29日的日本最大时装秀将如期进行,理由是已经卖出去1.2万张门票了。




日本前首相、东京奥组委会长森喜朗表示,每天都在向神仙祈祷,而且自己将会不戴口罩坚持到最后。


3月5日,日本已经确诊1039例。


新加坡则采取了外松内紧的策略,2月22日,新加坡有84个新冠肺炎病例,隔离了大约2593人(3月5日,确诊病例为112个)。但是政府不提倡居民佩戴口罩,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达沃斯论坛和社交媒体发文时,多次提到“不必恐慌”、“保持冷静”。


新加坡实际上采取了和中国相同的管控策略,但更加灵活,新加坡对出入境人员的活动有着严格管控,当局要求航空公司提交飞行报告单,用监控摄像头追踪病人的行动,并动员警方调查员帮助搜索。哈佛大学传染病动态研究中心近期的一项研究估计,由于其疾病监测和对接触者的追踪能力,新加坡识别病例的能力是其他国家的3倍。


印度只报告了3名输入性病例(2月22日数据),但是问题没那么简单。印度全国上下正在期待的,是2月24日即将接待特朗普来访,这个事情对莫迪来说比武汉开两会还重要,哪怕有疫情,也是要装作若无其事的,不过以印度这么恶劣的卫生和居住环境,恐怕是在憋一个大招。


伊朗也像韩国一样几乎是突然爆发的,2月22日总确诊已经达到了28例,且已死亡6例,按照死亡率倒推的话,伊朗总的感染病例应该在一千人左右了。(3月5日的数据显示,伊朗确诊2922例)


对伊朗更麻烦的是,确诊病例来自多个不同城市,包括1300万人口的首都德黑兰、什叶派圣城库姆、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等。目前,大多数确诊病例为库姆居民或有库姆旅行史。为什么是库姆?因为库姆是什叶派的圣城,地位相当于逊尼派的麦加。去库姆的可不只是伊朗人,整个什叶派新月地带的国家都有人频繁来往于库姆,黎巴嫩已经有人中招了。


伊朗人喜欢搞人山人海的大游行,2月11日为了庆祝伊斯兰革命胜利,又全国性地上街了。




意大利也传来坏消息,2月21日突然连续确诊17例,目前总确诊已经达到了23例,并且包含一例死亡病例。



跟伊朗一样,意大利确诊病例尚没有明确的感染路径,并且确诊病例来自意大利北部不同城市,可以判断病毒已经蔓延开来。


意大利已暂停了包括星期日举行的群众集会和足球比赛在内的所有公众集会,另外,米兰西南部地区还约有50000名居民被要求留在家里,学校和商店被关闭。本周有三场意甲联赛比赛被取消。


但,3月5日的信息显示,意大利已经确诊3089例。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1日发布的流感监测周报显示,今冬流感季,美国估计已有至少2900万例流感病例,其中1.6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疾病。所以新冠疫情区区34个确诊病例对美国来说是虱多不痒了,美国人每年被各种流感病毒袭击,搞得都有点见怪不怪了。


以上是目前新冠病毒在全球化传播中的情况,可以说已经全世界主要地区遍地开花。中国下来恐怕要重点防止的是境外输入性病例,上次sars的一个重要教训是,病毒出口转内销,从广州转道香港再传到北京,造成了北京的重大损失。


这场疫情,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反思机缘,告诉我们两点,第一,人算不如天算;第二,无论天降什么,总会提前告诉你一些信号(征兆),而事件爆发只是反身性的开始。人总是能理解天的,理解了天才有可能能胜天。


技术的变革破坏了旧经济结构,社会转型,人口流动性大幅提升,经济资源快速消耗,人们身心俱疲体温偏低,这与经济的快速转型形成矛盾,为病毒提供了温床,而生产关系(免疫系统)的滞后与生产力快速进化形成矛盾,为病毒提供了加速动力。


从冠状病毒来讲,新病毒进化出的特征是降低了单体致死率,但大幅提升了传染率,这导致新病毒的传播更多的以家庭为单位,从而引致更深的社会恐慌。因此,从社会学角度对新病毒疫情的理解需要注意三个特征:1)病毒具有更强的智能性(麻痹能力),2)传播方式更具跨越性,3)移动互联网时代舆情具有更强反身性。我们可能会低估这三个可能性:1)病毒跨物种交叉传染或多病毒耦合风险;2)天气超季节性变化(今年厄尔尼诺年基本确定,警惕超预期倒春寒 梅雨)的风险;3)社会恐慌、官员误政与疫情扩散的相互强化。


我喜欢大胆预测,小心求证,探寻其中的逻辑关联很有意思,本文的主题是:


这次的疫情全球化扩散之后,将会发生什么?


01

这次全球的信用溢价都在长期高位,病毒有可能触发一轮全球性的信用债危机。


全球疫情扩散,经济必定放缓,油价恐怕悬了。而美国通过贸易协定抢先锁定了中国原油进口份额,谁最受伤?无疑是中东欧佩克国家和俄罗斯,这些资源出口国经济将会被暴击,说得大一点,这就是一场原油供给侧改革,地缘政治也会受到影响。


而原油形势会帮助我们打压其他上游要素价格,这对于澳大利亚、巴西这样的国家也会很痛苦。


02

供应链外移的趋势会继续吗?


我想这次是对中国制造业的一次毕业考试。外围市场正在借机测试全球供应链的“去中国化”,这种去化成色如何行不行得通,一个季度的时间大体能见分晓。


假设只有中国爆发疫情,别的国家完全不受影响,那么中国也许会在供应链上受到损失。但是如果病毒传播全球化,甚至最终长期与人类共生,那么天平会回到中国这边。


因此我特别关注韩国、越南、印尼的疫情情况。


三星、sk海力士工厂的停产说明韩国高端制造业也不能独善其身,越南目前疫情稳定,印尼则放弃了对疫情的检测,后续会不会大规模爆发将是个谜。


从越南的情况来看,其进口的核心中间产品超过40%来自中国,这意味着从中间生产商那里获得短期替代是不可能的。越南工业和贸易部今日宣布本国的供应链“告急”,原因是汽车、电子制造等行业的物资材料严重依赖中国。


如果中国在抗疫最终取得胜利,而其他各国未能体现出对病毒的控制效率而崩溃。那么这次病毒疫情非但不会摧毁中国,甚至最终演变成为中美合作的一个平台,就很可能反过来强化中国中高端产能和供应链的比较优势。


03

对全球股市的影响


对于美国来说,可能会面临石油美元受到冲击,接下来可能是科技美元的风险,进而在特朗普连任前让美国股市见顶,特朗普正在竭力推迟美元危机的发生,不过就看他能不能撑到11月份投票日。


而对于全球经济来说,预计的节奏是,一季度冲击中国,二季度冲击外围。从这个角度上,中国经济的确会提前探底,但是下半年的回升也是必然的。


那么照这个节奏走下去,a股的上半年指数可能不会大动,主要是靠科技股群魔乱舞,按照这个趋势来看,3月份不少高位的科技股必然会产生分化或者中期调整,而上证指数在q2可能会砸出一个大底来,下半年行情则会走回到大周期和50板块上,50板块要么不动,一动指数就是1000点的预期。行情这样一直走到特朗普连任,那时候可能世界已经斗转星移,日月换天了。


疫情持续的时间越长,发展越是全球化,我们可能越能够平常心的看待这个公共安全事件,并且能够加深我们对公共卫生的认识,这是一个中国社会乃至人类社会共同的挑战。


看到其他国家在防控上的不力、无助、困惑,我们也会越来越理解政府应对的不易,未来全球社会对新冠病毒可能会由最初的大恐慌,发展到认为它是一定程度可控的,再发展到承认必须与它进行某种程度的“共存”,甚至将它归类于某种新的“flu”,相信疫苗和对症药物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文章来源:土味财经

以上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叶茂常

amt产业投资顾问

二十余年it互联网从业高管和创业经历,曾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领域包括游戏、半导体、在线教育、区块链、移动互联网、移动电商等领域。对于宏观经济、投资市场、美股/港股、基金管理等领域有独特的见解。现担任多家境外上市公司独立董事。

如果您对以上文章感兴趣,可拨打400-881-2881或点击,预约专家,进行互动哦!